一日看尽长安花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

沉默的大多数。

肉松饼培养计划:

新月十五,人间佳节。

我折颜久居桃林闲得很,便偕同真真下界,去灯会上赏赏景,赶个好彩头。

流光溢彩,香风拂面,真真举着糖浆绘的金凤凰舔得开心,我一回头,人群深处雕栏下,看见一个熟悉的婷婷身影。

我心中一喜,赶忙拨开人群挤了去,在那姑娘的手肘一拍。

“丫头!怎的今日同来,也不告诉我们一声?”

那姑娘回身,我便愣了。这一张脸长得确实如白浅无半分相差,双眼却浊气得很,珠光宝气胭脂俗粉,打扮得比白浅神气千般万般,却并无丝毫神韵。

我心下一转,便明白过来,当下笑吟吟一揖。“想来这位是鬼族的王后玄女,在下一时不察认错了人,还望王后海涵。”

这玄女当初的面容还是我给变的,和浅浅的面容一模一样。可她却顶着浅浅这张脸,做了不少见不得人的事情,我心下有些窝火。这番客套话一出,便觉得对她觉得太过客气,生出几分不爽,便忍不住加了一句。

“不过在下还是得提醒一句,这偷来的终归不是自己的,用着总有不便,王后可要小心着些。”

我原本等着她露出些愧疚来,却不想这妇人嫣然一笑,逼近了一步,一把抓住我的衣领,口中腐气喷我耳畔。

“偷来的?想不到闻名四海的折颜上神,还有想不清楚的事情啊。”

我一颗万年安稳的凤凰心不知怎的猛烈抽动了几下,眼前繁华街景都模糊起来。强压下颤抖嗓音,我释出几分威压,沉声问道: “你什么意思!?”

她巧笑一声,压低嗓音轻轻道:
“连折颜上神你,也是偷来的呀。我们……都是偷来的。”

我浑身一颤,只觉大片冷汗浸湿了后背,整条街上璀璨灯火汇成条条火龙向我扑来,我却毫无还手之力,仙力尽失。伸手去拽真真,却见他一身青绿衣袍魅人,披头散发,浑身庸脂俗粉之气,指尖一抖竟没有拽上去。

玄女在我身侧尖声笑着,问我可曾看清了么。我眼前都是道道烈火,灼得我皮肉焦黑剧痛,开口想要反驳,猛然发现口中吐出腐臭之气与玄女一模一样,再看自己的凤凰毛在烈焰下尽数飘落,不见踪影,如同市口褪了毛的母鸡,丑不堪言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在极度惊惧下惊醒,浑身发抖,牙关发出咯咯响声,冷汗浸湿床铺。

原来是梦。我暗笑着松了一口气,伸手去拿床头茶杯,却猛然顿住,如坠冰窟。

我伸出的,抚在茶杯上的那只手,焦黑流脓。

南派三叔,老了。

【塞夏】影子①


·私设多,详见“夏尔双子论”。
·略黑暗。













影子

1、
我是一个影子。
从小,我存在的的意义就是一个影子,一个备份。
有时候走过那个空无一人的长廊,看着那幅油画,我都会流露出一种类似于“嫉妒”的情绪。
油画上是我的父亲,我的母亲,我的安姨妈,我的爱犬塞巴斯蒂安,我的.......哥哥。
我说了,我就是一个影子。一个影子,它生来就是主人的背后灵,是站不到阳光下的。所以,油画上的人们,不会有我。

凡多姆海恩是一个贵族姓氏,它隶属于英国最高的统治者,但流传到这一代是,已经远远没有它的祖辈那么繁盛了。
1875年的隆冬,凡多姆海恩家的大宅,出生了两个婴儿。
这对孪生兄弟,其中必有一个,也只有一个会成为邪恶的贵族,凡多姆海恩家的继承人。
而另一个,永远只能活在阴影之中,随时准备替真正的继承人去死。

真是残忍。
不是么?我的兄长,他和他的亲人们永远永远生活在阳光下,永远都是笑着。
而我,永远永远只能活在阴影之中,随时准备替他去死。
那是我的兄长啊,他是真正的夏尔·凡多姆海恩,他生来就应该得到鲜花,得到阳光,得到大家的爱。
我的存在对于外界而言,是一个秘密,一个影子,是不需要被人知道的。

所以有时候,我也是有点恨他的,我以为,是他夺走了我本应拥有的一切,哥哥和父亲母亲,他们是我的亲人,但永远不属于我。

后来出事了,那些像恶魔一样的男人,闯进了屋子,烧掉了我的家,也杀死了我的父母。
他们带走了我和哥哥,他们说,我们是祭品,是献祭给恶魔的羔羊。
哥哥和我不在一个笼子里,但我依然可以清楚的看见他。

那些人说,我是一个惊喜,因为我比我的哥哥更有价值。
尽管不合时宜,但我依然有些得意,也因此得到了些许扭曲的安慰。

后来啊,我看到我的哥哥,夏尔·凡多姆海恩,在长达数日的折磨后,终于被一刀刺死在了祭台上。
我死死抓住栏杆,无法控制的哭喊,或者说是怒吼了起来。
他们怎么能这样!这些蝼蚁一般的人,有什么资格去染指他?!这些卑贱的······人类!
神根本就不存在!否则我的哥哥又怎会被他们杀死?!

狂怒,从生下来从来没出现过的狂怒支配了我的大脑,我想杀了他们,因为他们杀了我的哥哥。
尽管我恨他,但是他依然是我的·······哥哥。
他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啊,他死了,我连仰望连嫉妒连憎恶的对象都没有,我在这世界就真的一无所有了。

杀了他们杀了他们杀了他们杀了他们。
我要杀了他们。
我愤怒的在心里嘶吼着。

黑色的法阵忽然泛起了黑色的光,所有人都停止了他们野兽般的行为。

然后是笼罩着四周的黑暗。


不知道为何,我觉得这令人战栗的黑暗不会伤害我。
睁大了眼睛,我看着这匪夷所思的一切。

“是·······是恶魔啊!!!恶魔降临了啊啊啊啊!!!”一个男人无法控制的叫喊了出来。

他的声音是恐惧的。
也有藏不住的狂喜。
是欲望。

“给我永生和财富!!!”男人兴奋的大吼。

“天哪,恶魔真的到来了!”女人的惊叫。

我只能看到一片漆黑中,一双细长的眼睛打量着这一切。
他似乎在寻找着什么。

情不自禁的,我的目光也被他所吸引。他的眼勾魂蚀骨,让人的目光无法移开。


“找到你了。”



他在说话,我听见了。那个恶魔在说话。
他看向我。在那种极度冷酷又带着一点点玩味的目光下,我微微的颤抖了起来。

“哎呀呀,还真是位娇小的主人呢。”

他在说我么?

“你怕我么?”

“你召唤我出来,这个事实永远都不会改变,付出的牺牲也无法再要回去。”

牺牲?是指谁的灵魂么?是......谁的?

“好了,选择吧!”

你已经付出了巨大的牺牲,与恶魔定下契约后,要不要实现愿望是你的自由。
反正代价我已经收下了。

“——我......我......”
我死死攥住笼子的栏杆,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下来。

“——我想要.......想要力量......”

“喂!谁来让那个家伙住嘴啊!”

“——报复那些把我们逼成这样的家伙们的力量!”

我流下了泪水。每一个字都咬牙切齿。

“恶魔!我要跟你签订契约!!!”

我昂起头,不知道此时我已是泪流满面。

“你选择了抛弃光明,走向奈落之地么.......好吧......那就互相在身体上写下契约书吧。”

“写的地方越明显,得到的力量就会越强。那么,写在哪里呢?”

“——随便!”

我将手拼命伸出笼子,好像要抓住什么。

“我想要不输给任何人的力量!!!”

“这么小的身体却拥有这么强的欲望。那么.......”
“——就写在你这只映着绝望的世界的大眼睛里吧!”

他将手伸过来,极凉的手掌覆在我脸上。

巨大的痛苦袭来,周围的一切似乎都离我远去,那些人的咒骂声,孩子的哭喊声都似乎变得很远很远。唯有那只手的触感变得非常鲜明。眼睛似乎灼烧,流下温热的液体,是血么?我的身体沉浸在痛苦之中剧烈颤抖,又像是因为力量的涌入而兴奋。

惨叫。带着一点点的快意。

所有的声音静止,时间似乎凝固。



第一次写塞夏的文。老实说我不喜欢甜腻腻的剧情。然后就写成了这个鬼样子。

[的夏]听风的歌6

乱七八糟。

有点韩剧的各种乱七八糟的梗。

还都是虐的。











听风的歌     EP6


这不可能······夏目呆住了。

老师是绝世的妖,怎么会以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东西危险呢?它会第一时间消灭敌人啊!

除非···是遇到了比自己强大的人么。

自己遇到老师以来,见到的妖怪一直是比老师弱小的。除了第一次遇到的场先生时他狩猎的的那个妖怪,其余想伤害自己的都在一瞬间内被老师游刃有余的消灭了。

所以···自己从没想过就算是老师,也会有黔驴技穷的时候。

“夏目!快逃!”老师沉雄的吼声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痛苦。击碎了夏目贵志最后一丝的希望。

自己怎么就这么笨呢?!自己应该早点想到的啊!

夏目贵志翻身爬出了斑的身下。站起身发现那个狰狞而华美的妖怪张开嘴狠狠地咬在斑的背上,但斑却不做反抗。

就连老师,也有极度忌惮的妖怪么?

妖怪头上立着的女人似乎是发现它了,她低下头,姣好的面容看着他,似笑非笑。

夏目贵志一凛,妖怪的嘴巴从老师身上离开,粗【哦也妈呀】长尖利的牙齿上滴着暗红的血,巨大的嘴吻裂开一丝妖异的笑。

它缓缓地转头,赤红的眼瞳看向夏目。

然而这时夏目已经再次跑向了大巴那,他用力把大巴残骸拉开一点,想要找到藤原夫妇的尸体。

出乎意料的,他找到了他们。嘉禾却不见了。

夏目贵志用力推开压在藤原滋身上的钢铁,伸手探了探鼻息。还好,还活着。

夏目掐了掐滋的人中,用力掐了几下后滋终于醒了。

滋睁开眼睛,视线花了几秒钟时间才重新聚焦。看到夏目没事后,他似乎是松了一口气。

滋很费力的张开嘴,想要说什么,却吐出了一口血。

滋和夏目都愣了。

滋苦笑了一下:“······没时间了么?”

“不会的!滋叔叔绝对不会有事的!!”夏目红了眼眶,大声说。

“贵志···你不讨厌我了么?”滋每说一句话都要吐出一口血。

“···让我把最后几句话说完吧······”

“はぃ。”夏目几乎是哽咽的回答

“···贵志啊······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很可恶啊······”

“···其实······我们并没有嫌弃你,真的没有·······”

“噗嗤!!”

鲜红的血从滋的脖颈里喷涌而出,溅了夏目一身。烫的他微微颤抖。

夏目猛然抬头,他察觉到太阳的光被什么东西挡住了。

他看到那个黑色的妖立在大巴的残骸上。他的头颅中央,那个漆黑的女人微微低头,就像是神明俯视自己的子民。表情却是似笑非笑。

离得近了夏目才看清那个女人的脖子上系着一根绳索,绳索外有一断截在空气里飘动,影子被阳光投在地上。

谨记我们的青春

 那时候看过的书,都是寄托了整个青春。盗墓笔记,龙族,全职高手,长白山,格尔木,潘家园,芝加哥大学,卡塞尔学院,三峡,青铜城,王恭厂,黑天鹅港,战队,联盟。这些地方明明知道什么都没有,明明知道书里面的人和物都是虚构的,明明知道喜欢上他们只是一时兴奋,却仍然不会忘记他们。哪怕以后,毕业了,工作了,结婚了,育子了,垂垂老矣,也不会忘记它们。
这是我们的青春,是整个少年时代的信仰。